<rt id="gwsqo"><small id="gwsqo"></small></rt>
<acronym id="gwsqo"><optgroup id="gwsqo"></optgroup></acronym><rt id="gwsqo"><small id="gwsqo"></small></rt>
<xmp id="gwsqo"><tt id="gwsqo"></tt>
<rt id="gwsqo"><small id="gwsqo"></small></rt>
<acronym id="gwsqo"></acronym>
<acronym id="gwsqo"></acronym>
<sup id="gwsqo"></sup>
<rt id="gwsqo"><small id="gwsqo"></small></rt>
<sup id="gwsqo"></sup>
<acronym id="gwsqo"></acronym>
聯商·資訊中心

周勇:“害人奶粉”供應鏈背后

  我對這個問題的基本看法是:標準的缺失,不作為的監督者,腐敗的官僚,貧窮的消費者,墮落的專家,黑心的商人(奶農),低廉的違法成本,不對稱的市場結構,構成了一條“害人奶粉”的供應鏈。奶粉事件背后的問題更復雜!是一個綜合的社會問題。

  我完全是靠母親的乳汁喂大的,40多年前的農村,幾乎所有孕育過孩子的母親都有十分充足的奶水。孩子喝不完,就把乳汁擠出來給孩子他爹喝。我的孩子出生在20多年前,太太的奶水照樣特別多,還是用老辦法,孩子喝不了我喝,但真的不是很好喝,F在是怎么搞的,喂一個孩子的奶也不夠,只能靠奶粉喂養孩子!這大概與服飾、勞動、習慣有很大的關系。

  孩子滿周歲后一般就要斷奶,也有不斷奶的,甚至快上小學的孩子還在吃奶。大概是因為窮,母乳是不需要錢的,能喝就多喝些時候,也好節省點開支。斷了奶的孩子就吃奶糕或用米粉做的糊糊。再大點就給孩子在碳火里煨粥,最好是用麻雀燒粥,并加竹鹽。竹鹽是用新鮮竹筒經過多次燒烤而成的。先將粗鹽放入新鮮的竹筒,用碳火燒烤,燒烤過的鹽放入新鮮的竹筒再燒烤,經過這樣多次燒烤的鹽,清香鮮美,便叫“竹鹽”。我小時候吃得最多的就是麻雀,沒有什么玩也沒有什么好吃的,就玩皮彈弓打麻雀,吃麻雀。那時候麻雀屬“四害”,越打越多;現在麻雀受保護,越來越少。這世道真的不一樣了!

  從前的鮮奶(fresh milk)沒有紙盒包裝,都是用玻璃瓶裝,是生的鮮奶,其實是“生奶”(raw milk),由養牛場每天清晨直供訂戶。鮮奶煮沸后才能喝,稍涼便會凝結一層黃色奶油,很香,F在的鮮奶品種多得難以分辨,特濃奶、高鈣奶、純牛奶、滅菌奶、消毒奶、不含抗生素奶、復原乳等等,如果再加上品牌,非常溫奶制品品項多達幾十種甚至百余種。有牛奶公司的老總告訴我,真正好的牛奶是淡而無味的,據說國外的牛奶就這樣。但就是這個公司卻也在推銷“口味更加甘醇香滑活性益生元牛奶”。我最終還是沒有折騰明白什么樣的牛奶才是好牛奶!

  三鹿嬰幼兒奶粉事件已經升級為“中國乳品行業危機”,牛奶、飼料中添加三聚氰胺,那蛋白粉中更有可能添加了,看來與蛋白有關的產品都有可能出問題。實際上,中國目前的食品行業,要挖掘類似的“危機問題”并不是十分困難的。但是,貓常常不逮耗子,納稅人養著的這些缺位與不作為的“監管部門”,難道真的是聾子、瞎子與啞巴?

  我覺得他們的心里應該很清楚。“禁鮮令”從出臺到延遲再到廢棄,表面原因在于《指南》愚蠢地混淆了“生奶”和“鮮奶”的概念。實則是行業中南北兩大牛奶生產企業的利益之爭。哪里有利就往哪里走,誰會叫就偏向誰,誰叫得響就多聽誰,什么事情都是“無可,無不可”,最后由領導的“批示”來裁決,這是“現代封建社會”,是制度缺失,法制缺失,實際上是沒有科學的原則,怎么談得上“科學的發展觀”!也就無法制定出公正、公信、公平的標準。在全國范圍即將開展的“科學發展觀實踐活動”,如此看來確有必要。但靠學習、教育、會議、座談這些輕描淡寫的“活動”根本無法改變現狀,至多是認認真真走過場,浪費一點納稅人的金錢,制造一些有文字的廢紙而已。

  從1985年晉江制售假藥案開始,中國商人(包括監管部門)的良心與道德,在金錢與利益面前,一直表現得非常脆弱。從農村到城市,有意識、有組織、大規模的制造假劣產品,在持續蔓延,從來就沒有根治過。主要原因有三:一是貧窮,違法成為脫貧的捷徑;二是違法成本低,法規沒有威懾力;三是地方保護,官商勾結。

  其實,中國的消費者也并不富裕,尤其是農村消費者,則更窮。否則,他們為什么會去購買據說是18元400克的三鹿奶粉喂孩子。中國的農民長期被國家剝削,直到現在雖然取消了“農業稅”,但仍然是“下等公民”,即使到城市打工仍然被嚴重歧視為“農民工”,他們缺乏應有的社會保障。尤其是那些“失地農民”,雖然國家已經有政策,但并沒有完全落實這些“政策”。如此廉價的奶粉一上市就應該受到質疑,為什么沒有人去關注?去檢測?去過問?為什么?!當官的能不能少開點會,多辦點事?!少一點“政治”,多一點“民生”;少一點“提法”,多一點“做法”;少一點“空大虛假”,多一點“實實在在”;少一點“官僚作風”,多一點“雷厲風行”;少一點“意識形態”,多一點“實際措施”;少一點“手段”,多一點“目的”;少一點“教育與學習”多一點“傾聽與公示”,能不能做到?如果能做到,我覺得政府官員至少可以減少2/3。這是百姓的吶喊!

  所謂的“專家”,最可惡!有些專家已經墮落得不成人樣,不要說沒有科學精神,連做人的底線也早已丟失。誰給錢就為誰說話,專家成了“利益集團”的“代言人”。那是可悲的!奶農是怎么知道“三聚氰胺可提高蛋白檢測值”?做牛奶生意的企業,如果不知道“三聚氰胺可提高蛋白檢測值”,那怎么能在這個行業混下去,并且混得這么大?總之,這不是什么疏忽,或質量管理的缺失,更不是什么人投毒!是什么?是行業“潛規則”嗎?他們自己最清楚!

  更宏觀一點的原因可以借用哈佛大學貝恩(J•S•Bain)于1959年提出的SCP模式來解釋。貝恩認為,市場結構(Market Mturcture)、市場行為(Market Conduct)與市場績效(Market Performance)間存在著因果關系。市場結構決定市場行為,而市場行為又決定市場績效。結論是:為了獲得理想的市場績效,最重要的是要調整和改善不合理的市場結構。我國流通已經日漸趨向規;c現代化,流通管理仍然是傳統的,生產尤其是農產品的生產仍然是小產生,這種結構上的不對稱是各種食品安全隱患的根源。

  總之,我對這個問題的基本看法是:標準的缺失,不作為的監督者,腐敗的官僚,貧窮的消費者,墮落的專家,黑心的商人(奶農),低廉的違法成本,不對稱的市場結構,構成了一條“害人奶粉”的供應鏈。奶粉事件背后的問題更復雜!是一個綜合的社會問題。

  作為媒體,要盡可能減少或避免過激報道行為,更不要任意放大、張冠李戴、模糊處理,其結果必然是誤導消費。記者總是喜歡尋找亮點,想挖掘一些“人咬狗式”的新聞,而且有不少記者在沒有弄明白標準要求的情況下就憑一點見聞開始報道。如有記者把“一般霉菌超標”報導成“有毒”,把“一般衛生指標不合格”報導成“嚴重違反食品衛生法”。在面臨危機的時候,各方面要盡可能保持克制與理智,不要把問題人為放大。

  作為零售商主要該做什么?我覺得,零售商也是一個受害者。有一個叫“羅伯特”的食品法則是:愛吃香腸的人,絕對不要去了解香腸的生產過程。但是,當前的消費者被媒體與輿論折騰得不敢吃東西,只有全能型的食品專家才能放心購買、放心食用,這是很不正常的。零售商雖然無法檢測出連國家也不檢測的有毒有害元素,但零售商仍然可以有很多作為:(1)建立獨立的質量監控機構;(2)聘請專業的質量管理人員;(3)實施標準化的質量管理體系;(4)建立質量問題快速反映機制;(5)關注顧客動態;(6)有選擇地及時送檢供應商提供的產品;(7)加強零售企業之間的合作。最關鍵的一點是:要賺正當的錢,在產品質量與食品安全問題上,絕對不可以有僥幸心理,更不可以有“有錢就能搞定一切”的匪氣作風。在中國還沒有出現“富可敵國”的企業,與政府和人民對抗的企業必哀、必衰、必!
 。聯商網店長》08年10月刊“感悟零售”專欄 上海商學院流通經濟學院院長、教授周勇/文)

好文章
0
評論共0






網站簡介 | 聯系我們 | 法律聲明

聯商網版權所有 ©2001-2017

固原| 阿拉尔| 克孜勒苏| 德州| 迪庆| 迁安市| 枣庄| 深圳| 安吉| 安阳| 潮州| 泉州| 博尔塔拉| 惠州| 中卫| 天门| 图木舒克| 莆田| 宣城| 宿州| 东台| 自贡| 长垣| 泰州| 四川成都| 长葛| 海门| 甘南| 平凉| 马鞍山| 四川成都| 禹州| 忻州| 陇南| 开封| 洛阳| 吉林长春| 泉州| 大兴安岭| 楚雄| 常州| 山西太原| 安顺| 琼海| 海西| 顺德| 寿光| 洛阳| 明港| 湘西| 日喀则| 衡阳| 新乡| 莱州| 通辽| 巴彦淖尔市| 安庆| 南平| 东营| 嘉善| 玉溪| 甘南| 镇江| 天水| 延边| 海丰| 汉中| 西藏拉萨| 盘锦| 汝州| 宣城| 抚顺| 毕节| 长葛| 澄迈| 乐山| 日照| 迁安市| 铁岭| 景德镇| 常德| 周口| 汉中| 阳春| 海西| 十堰| 新泰| 达州| 唐山| 大庆| 临猗| 枣阳| 三亚| 赣州| 枣庄| 周口| 简阳| 枣庄| 巴彦淖尔市| 塔城| 新沂| 三沙| 黔南| 衡阳| 台湾台湾| 库尔勒| 酒泉| 九江| 桐城| 毕节| 文昌| 鄂州| 庆阳| 莒县| 江苏苏州| 包头| 营口| 那曲| 楚雄| 辽源| 龙岩| 安吉| 韶关| 泗阳| 天水| 馆陶| 伊犁| 灵宝| 梅州| 琼中| 驻马店| 鞍山| 天水| 石河子| 辽宁沈阳| 禹州| 亳州| 梅州| 漯河| 临猗| 武威| 恩施| 阳春| 雄安新区| 亳州| 巴彦淖尔市| 抚州| 驻马店| 临猗| 桐城| 东莞| 河南郑州| 昌吉| 赵县| 莆田| 义乌| 本溪| 宜都| 松原| 天门| 达州| 陕西西安| 大连| 岳阳| 兴安盟| 景德镇| 芜湖| 台北| 乳山| 山东青岛| 海北| 高密| 海西| 十堰| 张家口| 湘西| 永新| 三沙| 济南| 鹰潭| 厦门| 台湾台湾| 临夏| 昌都| 朝阳| 嘉兴| 河池| 海宁| 肥城| 海南| 铁岭| 梧州| 绵阳| 保亭| 莆田| 顺德| 馆陶| 泗阳| 阳泉| 新沂| 达州| 张北| 临汾| 舟山| 兴安盟| 随州| 厦门| 防城港| 广汉| 乐清| 威海| 阿克苏| 牡丹江| 海门| 温岭| 喀什| 九江| 黔西南| 阳江| 德阳| 黑龙江哈尔滨| 荣成| 诸城| 日喀则| 朔州| 固原| 阿拉尔| 包头| 日照| 黔东南| 永州| 海东| 咸阳| 永州| 江门| 滨州| 马鞍山| 鄂尔多斯| 安阳| 莱州| 廊坊| 定西| 武威| 保山| 通化| 松原| 德清| 临夏| 阿拉善盟| 威海| 辽阳| 衢州| 吉林| 郴州| 单县| 开封| 乐山| 汕尾| 泰安| 宜春| 山西太原| 临猗| 安顺| 怀化| 阜阳| 烟台| 六安| 芜湖| 莱州| 张北| 燕郊| 防城港| 株洲| 永州| 德宏| 平顶山| 琼海| 哈密| 石河子| 邳州| 双鸭山| 乐山| 昭通| 盐城| 延边| 保定| 鄂尔多斯| 清远| 七台河| 垦利| 鹤岗| 甘孜| 三亚| 徐州| 金华| 湖州| 儋州| 襄阳| 枣阳| 孝感|